北京同在心理工作室
工作室地址

地址:

北京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82号远见国际公寓


交通:

地铁7号线达官营站C出口  黑色独栋高楼


标志性建筑:

国家话剧院正对面

在线咨询
 工作时间
周二至周六 :9:00-18:00
 联系方式
电话:010-63381400
手机/微信:13811483586
QQ/邮箱:2473471882

你不告而别我们才是真的"累"

来源:北京晚报


2014年6月,惠安老人王炳章疑患食道癌留书出走,3天后浮尸被渔民打捞到;2015年7月,宜宾五旬肠癌老人跳河轻生,被救起后一直对亲人喊“不想拖累你们”;2015年9月,青岛七旬患癌老人坠楼死亡,警方认为是不愿意再继续连累家人以及忍受不了病痛而自杀;2015年11月3日,郑州67岁胰腺癌老人无任何征兆地自杀,同小区老人认为其“不想拖累孩子”。

老年人一直是癌症的主要发病群体,而痛苦的治疗过程和高昂的医疗费,让很多老人选择以出走或轻生的极端方式为自己和家人减轻负担。

上海白领孙湉(化名)的父亲是一位热爱骑行的乐观老人,她从没想过,类似的事情竟也会发生在自己父亲的身上——10月27日,64岁的父亲早晨离家后一直未归,他一周前拿到疑似胰头癌的诊断书。孙湉和丈夫已经停工寻找十余天,遍寻全市仍杳无音讯。他们希望把搜寻范围扩展到北京、广州这样的大城市,祈祷奇迹能发生。

老孙留下的短信

我选择离开,投入蓝天白云……面对疾病、医院、痛苦。我选择悄悄地离开,我将带走你们的痛苦。我会去天南海北,去我想去的一切地方,只要我能走、能动、能吃,我会让我活得快快乐乐的。不要找我,省得我烦心。我带着银行卡,这些钱应该够我化了(花了)。如果三个月这卡不动,那我也许就失踪了,不要费心地找我,你们就当我永远在旅游。因为永远也不会找到我……也许世上真的有奇迹。我会回来的,因为我爱你们。

“怕人财两空”

父亲离家出走

10月27日中午12点半,孙湉忙里偷闲发了条微博,和丈夫小陈闲聊几句。与此同时,孙湉的母亲却正在焦急地等待丈夫老孙回家吃中饭。老孙早上九点多出门,说是要去公园转转,之后发了条短信来:“去奉贤的房子看看,中午回来吃饭。”孙妈妈做好了饭,丈夫却迟迟未归。她反复拨打老孙的手机,听到的却一直是关机的提示音。

一直等到下午3点,孙妈妈觉得可能出事了——今天早上夫妻俩接到了医院的住院通知,本来是要在3点前去住院的,而奉贤房子的钥匙老孙也根本没拿。下午6点多,孙湉和小陈下班回家,妈妈告诉他们:老孙不见了。

一家人报警归来,孙湉想起父母还有另外一个公用手机。在这个手机的微信里,孙湉看到了父亲留下的信息:“他说他要投入蓝天白云、出去玩儿,玩儿不动了就结束自己的生命,不想成为我们的累赘,不想让我们人财两空,让我们不要找他。”

这时,孙湉才从母亲那里得知,父亲的病根本不是之前告诉她的急性胆囊炎那么简单,而是胰头癌。“当时只告诉我们是急性胆囊炎,挂几天水就好了,所以我根本无从察觉父亲最近心理上有什么异常。”孙湉的父母平时跟她和丈夫并不住在一起,拿到诊断书前不久,老两口刚搬来与小两口同住。

孙湉自小就黏父亲,七八年前,老孙开始迷上骑行后,她就喜欢缠着父亲带她骑车。孙湉说,自从去年结婚后,她就不像以前那么爱黏父亲了,也很久没跟父亲一起出去骑行了。

这次重聚让她很是开心,但她没想到,父亲在得知自己生病之后,居然会选择独自离开。

“癌症的花费一般都很大,但是我觉得爸爸可能是无法接受自己得这个病的事实。我母亲说爸爸听到医生的诊断时,说‘我不可能得这个病’。”孙湉说,老孙总觉得自己身体棒极了,可以跟年轻人比骑行速度,如今一得病就这么严重,他可能一时无法接受。

“他什么都没讲给我听,可能在他看来我还是小孩子吧,他怕我担心、着急,影响我工作。”孙湉忍不住埋怨父亲:“可是他这一走,我是更担心、更着急。”

“可能我们动静太大

被他撞见了”

孙湉开始寻找蛛丝马迹,希望能窥知父亲出走的目的地。

“我查了他的浏览记录,发现他前一天查过申崇三线的时刻表。”孙湉记得,父亲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崇明插队,还参加过崇明环岛自行车骑游,因此父亲将崇明作为游玩的第一站,是极有可能的。

10月28日,孙湉和家人赶往崇明,经过一整天的走访,终于在一家小旅馆找到了老孙的住宿记录,孙湉迫不及待地冲进了父亲的房间,但父亲并不在房里。“老板娘说她的爸爸下午1点多骑自行车出去了,还交了第二天的房费,说是来这边玩儿几天。”孙湉在房里发现了父亲的身份证、手机、外套和钱包,手机壳里抄着几个高铁班次,钱包里有一千块钱。

当晚,一家人并没有等到老孙回到旅馆,之后一周,老孙也没有回旅馆来拿过东西。孙湉甚至有些后悔大张旗鼓地去旅馆找人:“我们猜测,可能是我们动静太大,有可能被他发现了。”

29日,孙湉再次在崇明报警,开始通过监控还原父亲到崇明后的行动路线。孙湉说,由于监控镜头的角度并不合适,一开始警方只找到了老孙在崇明南门汽车站下车的画面,直到11月5日,才终于找到老孙骑着一辆自行车离开旅馆的画面。

与此同时,老孙的骑友们也加入了寻找老孙的队伍。“爸爸的骑友们这次都很帮忙,已经有骑友来崇明帮我们找了两次。”孙湉说,由于爸爸是骑自行车离开的,所以骑友们就顺着骑行路线寻找老孙,但仍一无所获。

骑行父女兵

曾从上海骑到苏州

孙湉回想起曾经父亲对自己的疼爱:“我身上穿的衣服、裤子还有鞋子,不是我爸给我买的就是我爸陪我买的。他很会砍价,一条150元的裤子能砍到70元,六千多的笔记本能砍到四千,还让人送了一堆赠品。”

谈起父亲的爱好,孙湉话中满是藏不住的骄傲:“他很喜欢骑行,骑着车跟朋友到处去玩儿,哪个地方好玩儿、风景好,他就在那里住几天,然后再出发。他的速度可以非常快,每小时三十四公里,每天骑一两百公里都不在话下。”

“我结婚前是很黏我爸的,恨不得他去哪儿我都跟着。”为了能跟着父亲一起出去玩儿,孙湉也成为一名骑行爱好者,老孙给她买了粉色的骑行头盔和骑行衣,红色的公路车和欧亚马的折叠车,装备相当齐全。

“我非常骄傲的一次是,我和父亲从上海骑自行车到苏州,120多公里,一开始是跟着骑行队伍,后半程就我跟我父亲两个人完成了,真的特别骄傲。那天晚上我浑身都疼,但我爸是经常从上海骑到苏州,再骑回来。”

在孙湉心中,每次跟父亲出去的经历都很难忘。“等他回来,想去哪玩儿就去哪儿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但是总要让我们知道他在哪里啊,不能这样不告而别的。”

“最不可取的

就是装作没事儿”

对于父亲担心自己成为全家的累赘,孙湉无奈地说:“他走了,那才真叫牵肠挂肚。没日没夜地想他、找他,这才是真的累。”孙湉的语气变得委屈。孙湉忍不住在夜里倾吐对爸爸的担心:“爸爸你没带身份证,这两天你住哪儿呢?你没带衣服,天气冷了,你买衣服了吗?这两天你玩得开心吗?”

到11月8日,监控录像已无法提供更多的信息,警方决定提取老孙的DNA,开展全市协查,孙家人只能被动地等待。

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肖雪萍女士告诉本报:患癌老人走极端的原因,是需要结合老人的生活经历、家庭关系、社会关系和性格来进行个案分析的:“比如农村老人生病之后会有对医药费负担的顾虑,出于不拖累子女的想法会走极端;失偶老人由于失去同龄的伴侣,即使儿女孝顺,也会因为没有人与她分担感到绝望;而男性老人,更容易因为患癌打破了他一直以来塑造的坚强的、无所不能的父亲或丈夫形象,而无法接受患病的事实。”肖女士说,像老孙的情况,就是因为他长期在家庭中扮演一个照顾妻子女儿的传统男性角色,当他患病之后,就会担心自己以往的形象破碎,进而选择离开家人,不让任何人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。

“当老人患重病之后,最好的做法就是跟他开诚布公地谈,你认为这个病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,导致了你心理上的一些什么变化。老人把顾虑说出来之后,家人要表明态度:即使这个病会将你打倒,也不会将我们打倒,我们是你的家人,是你的成年子女,有能力帮你度过疾病带来的心理变化。”肖雪萍说,在老人患重病之后,最不可取的就是装作没事儿,而是要全家人都以一种坦诚的方式面对彼此、面对疾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