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同在心理工作室
工作室地址

地址:

北京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82号远见国际公寓


交通:

地铁7号线达官营站C出口  黑色独栋高楼


标志性建筑:

国家话剧院正对面

在线咨询
 工作时间
周二至周六 :9:00-18:00
 联系方式
电话:010-63381400
手机/微信:13811483586
QQ/邮箱:2473471882

自恋型人格的心理治疗——用贬低的方式爱你(一)


写在前面:

本文是作者参加中挪精神分析连续培训课程的结业论文,发在这里时有增删。


在人们的想象中,心理咨询师是很神秘的,很有能力的,可以为寻求帮助的来访者指引方向,提供帮助。所以来访者们一定对咨询师满怀感谢,非常尊重他们的咨询师。作为动力学取向的心理咨询师,我认为他们的想象反映了心理咨询中的某些时刻。有些时候,咨询师和来访者的关系确实是令人舒适的,有很多积极正向的情绪体验,如愉悦、放松、美好、温暖等。但是有些时候却会相反,咨询关系里也会有失望、受挫、伤心、委屈、愤怒等负性的情绪体验。当这些令人不适的感受冒出来,来访者们不可避免地会用各种方式对咨询师进行贬低和攻击,就像他们在生活里对身边的人所做的那样。


在这充满张力的时刻,恰是来访者认识和理解自己,进而整合自己的机会。在一段真正亲密的关系中,负性的情绪体验是不可避免的(有人问过我,你会不会为了帮助来访者成长而故意做些什么,让他们感觉不舒服。那么我的回答是:仅仅是作为一个人局限性,我不小心犯的错就已经够多,真的不需要再故意做什么了。),而来访者们正是因为无力处理关系里的负性体验而来到咨询室。他们渴望更深地认识自己,通过理解自己的内在模式,寻求更有建设性的解决问题的方案。


明白了关系的本质和心理治疗的原理,我们就能理解:如果在一段长程的动力学取向的咨询关系中,来访者从未体验到失望和受挫,也从未贬低过自己的咨询师,那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这段治疗关系是有缺陷的,是需要咨询师和来访者更多关注,并进行讨论的部分。


现在我就一个案例,来谈一谈来访者在心理咨询过程中的贬低和攻击,以及咨询师的治疗过程。


A女士的前两次会谈

基于保密原则,这里谈到的A女士是完全虚构的人物和虚构的故事。


A女士39岁,已婚。她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都是当地的重点学校,顺利考入某知名大学,后又被保研到本校本专业。硕士毕业后,她没有继续读博士,选择加入某大型国企工作。A女士从小就是邻居们眼中的“别人家孩子”,她的优秀有目共睹。


是丈夫的出轨促使A女士来到咨询室寻求帮助。A女士认为丈夫的行为破坏了她完美的婚姻,一想到亲戚朋友可能会知道丈夫的事,就觉得自己苦心经营的成功形象正在轰然倒塌。当她选择来见我时,已经有好几天夜不能寐了。但是在首次会谈中,A女士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“我看到了老公手机里的秘密”,其他的时间都在意气风发地谈论,她从小到大取得了什么样的学业成绩,周围的人如何为她的优秀赞叹。那天是周末,但是A女士穿着面料考究的西装套裙,化着精致的彩妆,皮鞋和挎包一看就是很名贵的那种。我至今都记得她金光闪闪,自带明星光环的样子。


到了第二次见面,A女士才谈到了自己为何来做心理咨询。她的语速很快,但表情是很平静的,就像是在讲别人的事。讲完发现丈夫出轨的过程之后,她喝一口自己带来的饮料,笑盈盈地对我说:“你可以考虑放个冰箱在外面,多放几种饮品让客户选择,可以跟客户收钱,这样你还多一个收入来源。我上次来没有带水,结果走的时候渴死我了”。


心理咨询师们会知道A女士并不是在说饮料和口渴的问题,她其实是在表达:1、你这里的水很难喝,我宁可渴着也不要不够好的滋养;2、作为一个愚笨到不懂得放个冰箱在外面的心理咨询师,连照顾自己生意的能力都没有,你到底有没有能力帮得到我这么聪明的来访者?3、你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养育者,瞧,上次你花了50分钟,都没有能照顾好我,导致现在我只能自己照顾自己;4、作为一个养育者,你实在太弱了,所以你需要我的帮助,如果没有我,你可怎么办呀!


我在第四点上回应了她:谢谢你的建议,你似乎很想能帮到我,你希望成为一个对我有帮助的来访者。


A女士的转化瞬间

在随后的治疗里,A女士对我的贬低无处不在。


我经常被她体验为一个又愚笨又无能又失败的心理咨询师。我笨到不懂得她在想什么,无能到说不出一句箴言警句;作为心理咨询师,还不如她的邻居有同情心;我对她的帮助微乎其微,可是却要收她那么高的咨询费。


在治疗进行了一年之后,A女士无意当中提到,她的情绪状态越来越稳定,跟丈夫和孩子的关系都有改善,睡眠也好多了。然后她像是意识到自己正在说着什么,停顿住愣了一小会儿,然后认真地看着我说:“你知道吗?我每天都在思考我自己,走路吃饭都在想我的问题是什么,还读了很多心理学的书,上个月,我还参加了一个心理学工作坊呢!”。


我微笑地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
咨询室里沉默了一会儿,A女士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我好像不想让你知道,其实我在咨询中有收获。我只愿意跟你说我的痛苦和不舒服,如果有收获有成长,我觉得我自己知道就好了,没有必要跟你说,主要是觉得我花钱是来做成长的,那就应该多谈谈痛苦的事”,她想了想,接着说,“我想到我对我老公也是这样的。我总是想让他知道,他有什么不足之处,他哪里哪里还有待提升,他哪里哪里做得不好,让我不高兴不舒服,所以他要改进”。


A女士往沙发里靠了靠,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。“我觉得吧,我就是害怕你们不努力对我好,害怕你们随随便便对待我,把我当作任意的一个人。我也害怕在你们那里我不重要。我希望我能比你们更优秀,更能干,要远远地超过你们,这样你们就不会离开我了,我这么厉害,这么能干,如果你们走了,那就是你们的损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