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同在心理工作室
工作室地址

地址:

北京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82号远见国际公寓


交通:

地铁7号线达官营站C出口  黑色独栋高楼


标志性建筑:

国家话剧院正对面

在线咨询
 工作时间
周二至周六 :9:00-18:00
 联系方式
电话:010-63381400
手机/微信:13811483586
QQ/邮箱:2473471882

王宝强:追得很苦才最终成双的爱情,还是爱情吗?

  演员王宝强的离婚声明出来之后,我就知道网络上又要掀起狂潮,各种各样的说法、观点、评论都将铺天盖地,我猜当他决定公开这件事,必定是已经对这些反应有一定的心理准备。

  如果他是一位性格足够成熟的人,这个声明可能经过周密的策划,换言之,它应该是一揽子计划的开端或结束。如果相反,这可能是一位被生活和事业合作伙伴双重背叛的男人,在愤怒、羞辱、委屈、震惊等复杂情绪的裹挟下,通过这个声明来挽回最后的自尊——“我自婚姻关系建立以来的一切言行与举止,绝对忠诚、正派与宽容”,即关系被动结束时大多数人都会有的正常反应:我好,你不好。

  很多人批评王宝强不该在离婚时撕破脸,更不该读不懂婚姻的核心是“好则合,不好则散”。我理解他们是不懂对于土生土长的农村男人来说,这个事件简直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。在封闭乡村长大的农村男人的感觉里,妻子的性背叛会导致自己的人生万劫不复。当然事实上并非如此。更何况对于王宝强来说,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恋爱,这段婚姻也是成功的标志——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娶名校的校花做妻子。

  但是本文并不打算评说这个离婚事件的孰是孰非。除了王宝强夫妇,外人永远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我想说的是思考已久的一个爱情问题:

那些追得很苦才最终成双的爱情,还是不是爱情。

  就网络上的相关报道来看,王宝强当年对妻子是一见钟情,之后展开追求,而妻子最初是没有答应的。但是经过他“不懈地努力”,最后终于“抱得美人芳心”。在日常生活中,这样的爱情方式并不新鲜,甚至相比起普通人的爱情,王宝强追求的时间都算短了。我听过的爱情故事里,有追求了长达七八年才终于建立恋爱关系的。

但是在我看来,

  那些追得很辛苦才得以成双的爱情,并不是爱情,而更多是对爱的感动和对安全感的填补,或者是对现实的妥协和对自我的放弃。

  在这个天天追着帅气男明星叫“老公”的时代,女人们的自我意识空前独立,她们已经不再需要像上一代人那样欲擒故纵地考验男人的诚心,或者用被追求的时间长度来证明自己的价值。相反,她们开始主动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,甚至能勇敢地对缺乏精神契合度的婚姻说不,过着自己喜欢的单身生活。

  有了这样的时代背景,爱情更多是一拍即合式的默契,即“我爱你,刚好你也爱我”,这爱情来自彼此的了解、共鸣和欣赏,建立于内在素质的吸引而非外在条件的评估之上。

  而那些需要“不懈地努力”的爱情,要么是付出者无视爱人的真实意愿,只为证明自己而不断付出——你喜欢我,那么我就成功了,就可爱了,有价值了;要么是接受者缺乏安全感,根本不敢敞开自己进入爱情关系,所以需要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行动保证爱意的浓烈程度,以便给自己一点进入爱情的勇气(当然还有其他的情况,比如年龄到了不得不结婚,比如绝望地觉得再也等不到真正爱的人,这里不再赘述)。

  在这样的爱情里,前者爱的是“自己的能力”,后者爱的是“被爱的感觉”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样的爱情关系在缔结后,付出者会觉得婚姻已经足以证明自己的成功,无须继续关照对方的感受和需要,那时他们的注意力可能转向事业发展;而这样的变化,将导致接受者失落于婚前和婚后伴侣对待自己的反差,有被欺骗的感觉——对于她们来说,一旦“被爱的感觉”不见了,自己的爱也会随之消失。

  对于爱情来说,这是最好的时代。因为对于自己的人生,现代人拥有空前的自主性和选择权,他们可以自由决定和谁在一起,也可以自由选择不和谁在一起。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,而无须过于委屈和压抑自己。

  但是对于婚姻来说,这是最坏的时代。因为法律、道德、舆论、单位领导、金钱等不再具备维系婚姻的力度,而今人们必须依赖扑朔迷离的个人无法左右的爱情来维系婚姻,这使得婚姻关系充满不确定性和各种挑战。此外,女性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的提升,使得她们不愿意呆在不幸福的婚姻里,而此时,仍然掌握着社会资源的男人们,似乎还没有来得及适应这样的变化。

  人们亟需认识到这个变化,并开始尝试建立新的世界观、婚姻观和自我观。人们要能理解到,自我价值感需要向内寻找,去发展自己的生活、才能和兴趣,让自尊感的来源是多方面多渠道的,而非仅限于金钱和美貌;人们还要能认识到,没有发自内心的自然激发的爱情,仅仅是建立在对安全感的焦虑和恐惧之上的婚姻,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幸福。

  很多人都怀念过去的社会,东西坏了只想着修补,而不是都要换新的。但那时人们的生活空间很狭窄,个人选择也非常少,循规蹈矩是最高的价值观。相比起压抑、封闭、缺乏流动性的过去,我更喜欢如今自由、开放、充满活力的今天,与一出生就能望见晚年状态,辛勤工作也只能维持温饱那样的生活比起来,学习建立全新的自我秩序,努力去构建丰富的、有力量的、个性化的生活空间,反而更容易更快乐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