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同在心理工作室
工作室地址

地址:

北京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82号远见国际公寓


交通:

地铁7号线达官营站C出口  黑色独栋高楼


标志性建筑:

国家话剧院正对面

在线咨询
 工作时间
周二至周六 :9:00-18:00
 联系方式
电话:010-63381400
手机/微信:13811483586
QQ/邮箱:2473471882

心理咨询和“情绪垃圾”

某日在知乎闲逛时,看到有人提了这样一个问题:

    咨询师面对求助者一些情绪垃圾时,是不是觉得很压抑,当这种情绪接受多了以后,是不是感觉很难受?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该怎么解决?

这是一位正在备考应用心理学的学生,准备未来从事心理咨询工作,所以比较关心这个问题。其实不止是准备入行的新手咨询师,正在参与心理咨询的来访者也很关心这个问题——后者掺杂着复杂的移情体验。

我在知乎社区回答了那位准同行,然后把我的回答重新进行编辑,形成了本文。

“情绪垃圾”这个词不能准确形容咨询过程中的情绪情感体验,所以我给它加了双引号。但是又有必要引用它在这里,因为有相当一部分人,都是用这个词来谈论他们的理解。在人们的想象里,那些令人不悦的情绪情感——生气、怨恨、内疚、悲伤等——都是需要被丢掉的垃圾,而作为每天与“情绪垃圾”为伴的人,心理咨询师一定很累很辛苦,必须定时清理自己的情绪,否则就会“被带到沟里去”。

这当然是很大的误会,是对情绪情感缺乏认识所导致的误会。

情绪情感:流动的空气

每当生活里发生了痛苦纠缠的事,很多人的即时反应都是“我该怎么办”,要么是行动起来去做些什么,要么是立刻向他人求助,要么是寻找各种道理来说服或安慰自己。总之就是很难停下来和自己的情绪情感在一起,因为那并不是我们熟悉的解决痛苦的方式。

如果我们能够完成全部学业,从幼儿园算起至少要在学校度过19-23年,但是学了那么多,却不包括如何认识自己,如何与自己的情绪情感在一起等重要的知识和能力。以至于当身体内部涌起情绪和情感(尤其是感觉不适的),会让我们有陌生感,并因此产生恐慌和焦虑。所以很多人把情绪和情感幻想成洪水猛兽,似乎只要看见它们,自己的生活就会改变,一旦触摸到它们,“好的自己”就会消失。在这个幻想里,情绪和情感的形状像是固体的,形式一成不变,内容也比较单调,而人的内部空间很有限,时间长了,如此性状的情绪情感就会堆积如山,演变成“垃圾”。

实情当然不是那样。

情绪和情感更像是流动的空气——看不见也摸不着,而只能感受到。并且它们虽然在身体里驻扎,却并非固定不变,相反,情绪和情感的形式多种多样,内容也复杂而有层次,彼此之间还能互相掩盖或转化。更重要的是,他人的情绪确实能被我们感知到,但是却只会从我们的身体穿过,而非在我们的身体驻留——如果我们的身体没有勾住不放的话。

当人们和痛苦情绪相遇却又害怕体验它们,是因为把情绪误会成了固体,以为只要进去那个情绪就会被它吞没,以为只要进去那个情绪就变成了情绪本身,且再也无法与它分离——那确实很可怕。但事实上呢?和情绪相处比较有经验的人都知道,进去那个情绪之后,只需短则几秒长则几分钟,那个情绪就会散去,自己又恢复到本来的状态,即情绪是情绪,自己是自己,情绪是流动来流动去,自己却是稳定不变的。

人们经常被自己的恐惧——因对情绪的陌生感而来的恐惧——困住,而无法体验到这样的过程。也是同样的原因,让人们把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幻想成“情绪垃圾桶”。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,心理咨询师确实会被来访者的情绪所影响,但这样的影响却是心理咨询工作的宝藏。

心理咨询和情绪情感

我在微博倡议相关部门对在校师范生进行系统的心理咨询,引发了很多人的评论。其中有人是这样说的:

哪个用人单位敢聘任曾经接受心理咨询的人呢?

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。因为有很多人都认为,选择去见心理咨询师的人都是心理有问题。作为心理咨询师,我并不反对这句话——如果人们能自如地应对生活事务,并从中体验到幸福和力量感,当然就不需要去接受心理咨询。但我认为这句话还少了更重要的后半部分:

不去见心理咨询师的人并不是没有心理问题,而是他们选择搁置自己的问题,身心痛苦却不去接受心理咨询,可能是心理问题更加严重的人——感到痛苦时能够去向外寻求帮助,也是一种心理能力。

这句话还可以更简洁:

世界上不存在没有心理问题的人。如果有,那么他们是:1)死人;2)假人;3)认为自己没有心理问题的人。

所以,来访者有痛苦的情绪情感,心理咨询师也有。因为他们都是活人,真人,认为自己有心理问题的人。那么问题就来了:作为一个拥有痛苦的情绪情感的人,心理咨询师会被来访者的痛苦情绪所影响吗?

我的回答是:

会。

但这个“影响”和人们普遍想象里的影响很不同,甚至截然相反——心理咨询师必须让自己被来访者“影响”,即主动沉浸在来访者的情绪里,如果自己的某些情绪感受被唤醒,要能够容纳它们,允许它们在身体周围流动。

这可能超出了大部分人的想象。

对于深入的心理咨询工作来说,咨询师个人的情绪情感一定会被勾起,那难以避免,也很有必要。因为咨询师体验到的情绪情感——无论它们是什么——并不是问题或障碍,还反而是理解和帮助来访者的重要资源:咨询师能够通过自己的情绪反应,去理解到来访者的内心感受,或者体验到来访者身边人的感觉。在随后的工作中,通过对这些体验的理解和讨论,可以帮助来访者理解自身的感受和需要,并促进来访者的自我成长和心理发展。

所以,心理咨询师会主动让自己被来访者影响,因为他需要用那份“影响”来工作。

为了更好地胜任工作,心理咨询师必须很熟悉自己的情绪情感,熟知它们的来源、内容、形式和性状,同时也能很有经验地与之相处。这样才能确知咨询室里浮动的情绪,是属于来访者,还是属于自己,抑或属于两个人共同所有。

长期稳定的个人治疗,可以帮助心理咨询师做到这些。

个人治疗的重要性

正常情况下,当咨询师体验到来访者的悲伤,自己也会感到悲伤,不过那悲伤只在身体里短暂停留,很快就会散去。但是,如果体验到来访者的悲伤后,咨询都结束了,咨询师却还在长时间悲伤(超过10分钟),且浓度很强烈,那意味着咨询师心里潜藏了很多悲伤而不自知,就需要通过个人治疗去看看那个属于自己的悲伤。

也许读者此刻已经明白,如果说是来访者的悲伤影响到了咨询师,还不如说是来访者帮助咨询师触摸到真实的自己更恰当。

作为活的、有血有肉的真人,心理咨询师当然也有——甚至是必须有——自己的心理创伤。恰到好处——刚好能够被治愈——的心理创伤,可以帮助咨询师理解自己和人性,也能帮助他们理解来访者的感受,更重要的是,被治疗的经验能让他们有机会学习如何治疗他人,以及帮助他们不至过度卷入来访者的情绪情感,有能力被“影响”,也有能力释放那“影响”。

每一位心理咨询师都必须经历长时间的个人治疗,无论他是什么样的理论流派。

个人治疗使咨询师的情绪较为平稳,不容易被激惹,对自己和自己的情绪也了解更深。那么当来访者的情绪情感释放开来,咨询师就能稳稳地陪伴在那里,一边深深地共鸣来访者的情绪情感,一边体验自己身体和内心的感受,一边看到当下正在发生的事,一边结合来访者的背景来理解这发生的意义,一边还能组织语言和逻辑,用来访者能理解的方式去进行工作——解释、澄清等。

最后,咨询师自身的情绪状态和对自身情绪情感的态度,决定了他在工作过程中的状态,也决定了他面对来访者的情绪情感时的感觉。唯有经历了长时间的个人治疗,保持终身学习的习惯,以及持续的督导陪伴,才能帮助咨询师在专业的道路上走得更稳定,更深远,也才能保证来访者的利益和心理咨询师的心理健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