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同在心理工作室
工作室地址

地址:

北京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82号远见国际公寓


交通:

地铁7号线达官营站C出口  黑色独栋高楼


标志性建筑:

国家话剧院正对面

在线咨询
 工作时间
周二至周六 :9:00-18:00
 联系方式
电话:010-63381400
手机/微信:13811483586
QQ/邮箱:2473471882

心理咨询的起效原理

    


   不了解心理咨询且初次踏入咨询室的人,心里总是充满疑问的:

这种形式有用吗?会不会在浪费时间?

我很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想,因为七年前,当我作为实习心理咨询师接待来访者时,心里也在嘀咕类似的声音:

这样一次次地谈话,真的能帮到人吗?

后来,随着我的个人体验的深入,以及在心理咨询工作里的经验累积,包括阅读各种理论、研究和相关文献,越来越理解到这种“一次次地谈话”的治疗力量,也发现了这种工作形式的内在原理。


情绪、智商和容貌

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:当情绪混乱痛苦的时候,原本熟练的技能无法正常发挥,很难清晰表达自己的想法,处理生活事务的能力也被削弱。


美国和意大利的心理学家发现,发生在成长过程中的苦难,将很大程度上影响神经系统的发育,也导致情绪和心理方面的缺陷。这些缺陷会影响智商的整体表现,当然也会影响容貌的美观,因为人脸的对称性和成长过程中经受的苦难——现实的和心理的——呈反比。即经受的苦难越多,脸型就越不对称,反之则脸型就越对称,而众所周知的是,脸型越对称人就越漂亮。

上述研究结论可用图示来表达:

心理创伤导致神经系统受损,还影响智商和容貌?这可能是大部分人始料未及的结论。

我们可以把人看作一个构造精密的系统,在系统之内,有身体、精神、思想、情绪四个部分,四者之间互相依存,彼此影响:

大部分人对自己的认识,都只停留在身体层面,然而经由图示我们可以知道,当身体出现病症,往往意味着那些看不见的部分——情绪、思想和精神——也有状况发生,或者这个理论还可以反过来说,心理的问题也必然关联着身体、思想和精神,它们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系。


当一个人的情绪变得平稳,思想自然也随之广阔,精神世界也变得明净——当情绪不再轻易控制思想、行为和精神,智商当然会得到提升。这一切又会反过来影响身体的状态,让细胞变得更有活力,增强身体的免疫系统,让人们更少受到疾病的侵扰。慢慢地睡眠质量越来越好,缓慢的呼吸让肌肉更容易放松,时间久了脸部线条就会变柔和——有一些神经细胞被激活和修复。


在并不长的职业生涯里,我见证了很多来访者如何变得神采奕奕、闪闪发光,由内而外散发的自信和力量,也让他们的身体更加健康和漂亮。真正决定人们幸福和健康的因素,是思想、情绪和精神,但人类却对此非常陌生。心理咨询的功能,就是在帮助人们去认识这些部分,让自己趋向整合——身体和思想、心理、精神的整合——从而汲取到无穷的力量和智慧,然后帮助自己走上心中所想的路途。


神经科学的研究

神经科学还不太发达的时候,人们一度怀疑基于心理假设的精神分析是否有用,因为它的理论不符合现代科学的“可证伪”原则。所以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弗洛伊德都被认为是哲学家,甚至是宗教教主,而非心理学家。


在被称为“脑的十年”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神经科学的蓬勃发展和神经影像学的创新技术,让弗洛伊德在《科学心理学纲要》里提出的梦想——把人类心灵的理论落实在神经心理学上——有了实现的可能。


让我们以掌管情绪学习和记忆的杏仁核为例,来谈谈现代神经科学对心理治疗的最新研究。

杏仁核位于前颞叶背内侧部,附着在海马体的末端,它又被称为“生存中枢”,因为当人们面临安全威胁时(愤怒的表情或咆哮的大狗),它负责做出勇敢战斗还是转身逃跑的瞬间决断,而这个过程在一秒之内就能完成。而让杏仁核做出反应的依据,往往是那些极其内隐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记忆痕迹,是超出人类觉知之外的。比如在童年早期被无情抛弃或虐待的人,可能不自觉地把别人伸出的友谊之手解读为危险的信号;比如经历过大地震的幸存者,可能被楼上邻居推倒桌椅的声音惊出一身冷汗,甚至反射性地往门外跑。


简单来说,杏仁核的反应越是非理性地活跃,个体内心的安全感就越弱,心理健康程度也越低——通过持续稳定的心理咨询,可以降低杏仁核的活跃度,进而提升心理安全感和健康度。


在心理治疗的过程中,很多人都对谈论令人悲伤的往事感到困惑。“事情都已经发生,现在再来说还有什么意义?”。而神经科学的研究告诉我们,讲述那些过去发生的创伤事件,并对事件引发的情绪体验进行定义,能够降低创伤事件对神经系统的负面影响。研究者让被试看着令人悲伤的画面,同时按照指令对这些画面进行描述,杏仁核的激活程度会远远低于不对画面进行描述的被试。


大脑研究还显示,对困难的情绪体验进行重构——比如换个角度看问题——可以起到调节杏仁核反应的作用。通过关注呼吸过程中的身体,情绪的调节能力也可能得到提高,尤其是当人在缓慢呼气时,可以降低杏仁核的放电,使大脑和身体安静下来,使得自我理解和心理成长有了基础。


内部关系模型

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,在和主要看护者(父母、祖父母、外祖父母)相处过程中,会进行大量反反复复的互动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获取了有关人际世界的各种知识,即在心里勾勒出人际互动的基本原则、模式和习惯——看护者是怎样的人,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们,如何获取他们的爱和关注,他们惯常的反应是什么,他们有多接纳或不接纳自己,自己的需要能否被满足,等等。


心理学家把这些内化了的原则和信念,叫做内部关系模型。简单来说,人们虽然会在现实中和各种各样的人进行互动,但是在自己的心里却始终有一个固定的关系模型,无论现实的关系是怎样的,人们都依据那个固有的关系模型去理解和感受它。比如一个内心有“我必将被拒绝”的声音的人,可能会把别人的善意理解为“他只是在可怜我”。那么他也就很难做出积极的反应,一来二去别人也慢慢变得冷淡,如此便强化了“我必将被拒绝”的关系模型。所以,内部关系模型塑造了现实的关系互动,而现实的关系互动也会反过来强化内部关系模型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部关系模型,并且各不相同。人们会通过叙事、语言、想象和行为来呈现自己的关系模型,但大部分时候都是无意识的,如果不加以关注,一般人也很难发现自己的内部关系模型,这就成了幸福生活的潜在阻碍——有些内部关系模型会导致人们自我挫败,带来关系的困扰,并因为关系的困扰而影响自我评价。就像我在上面提到的例子。


如果没有经过长时间的自我探索,人们可能倾向于认为世界就“是”那样,而非在内部关系模型的推动下,是几分现实,几分想象,外加几分塑造而得到的结论。


咨询关系也是人际关系的一种,所以来访者也会用内部关系模型来参与咨询互动。不同于来访者生活中的亲朋,经过严格训练的心理咨询师,将有能力识别来访者的内部关系模型——尤其是对情绪和关系有损害的部分,然后根据不同的关系模型来酝酿相应的治疗方案,在一段时间持续、稳定的咨询互动之后,具有调节功能的咨询关系,能够修正来访者的内部关系模型,使得他们逐渐有能力建立更能滋养自己的亲密关系。


焦虑的咨询初期

但是要达到上述效果,新来访者们必须要有能力忍受咨询初期的焦虑和不确定,也有能力就这个部分的体验进行语言表达。


这是不容易做到的。


当人们决定去见心理咨询师,大多是因为在生活里遇到了长时间的痛苦,在各种挣扎和纠结之后,才做出了这个审慎的决定。当他们满怀希望去找到那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,却被告知他们的痛苦不能被立刻解决,非但如此,他们还需要带着痛苦慢慢地谈论自己和自己的生活,以及学习如何参与陌生的心理咨询,此时就很容易激发人们的各种情绪:失望的、质疑的、生气的、焦虑的、无助的……


有些人可以跟咨询师表达这个部分,通过语言的谈论而得到部分缓解,并从中对自己的情绪和需要有所理解;而另外一些人却会选择离去,他们要么无力承受这些复杂的情绪体验,要么是无法通过语言来表达自己,当然,这恰好也是给人际关系带来阻碍的内部模型之一。


一般来说,来访者们参与心理咨询到15-30次时,才会开始感受到明显的效果,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效果会越来越丰富和明显。然而,不是每个人都有耐心等候那个效果的来临,正如我在上文的所言,这确实很不容易做到。


世界上有很多种解决情绪痛苦的方式,而心理咨询只是其中一种。没有完美的解决问题的方式,心理咨询也一样,它不完美,无法解决所有人的问题,甚至难以用令人愉悦的方式来解决问题。所以,心理咨询是有局限性的,而这一份的局限,却恰好又是人们需要去接纳的,因为世界本身就是有局限的,我们所生活的社会环境、家庭、父母、他人和自己,都是有局限的。